东塍新闻   首页   > 综合 > 南京保卫战和淞沪会战后,国军减员最多是溃败时,而非战斗中

南京保卫战和淞沪会战后,国军减员最多是溃败时,而非战斗中

1937年11月8日,日军成功登陆金山卫。他们包抄了国民军的后方,在松湖战场上形成了数十万国民军的全面包围圈。为了避免被日军歼灭,国民军最高指挥部命令驻扎在松湖战场的国民军撤退。按照原计划,国民军撤出松湖战场后,应对江阴-嘉兴前线现有防御工事进行持久抵抗,消耗日军,时机成熟时反击日军。但由于国民军在此时被包抄,国民军最初的撤退实际上变成了突围和溃败。到了苏州和嘉兴周围的国防工事,他们找不到钥匙,也进不了工事,所以他们一路撤退到南京郊外。

战争爆发前,国民军最高司令部有另一个作战计划,即一旦从苏州到嘉兴的国防工事阵地被日军攻破,国民军就应该转移到南京以外的山区,占领那里的阵地,与日军对峙,逐渐诱敌深入,然后从大陆调动部队对日军进行围歼。为此,国家军队最高司令部在战前在南京郊区修建了从紫金山到明陵的国防工事作为后方。然而,这一建议提出得比较晚,所以松湖战役爆发时,南京城外的防御工事还没有完工,工程质量很差。

由于国民军从松湖战场上崩溃,每支军队都是残破不全的,只有教学团相对完整,组织体系没有被打乱,总人数约为3万人。因此,当时,国家军队最高司令部决定南京是孙先生的首都和陵墓所在地。它不能放弃这座城市,并决定采取象征性的立场。按照最初的计划,守卫南京的部队只包括教学团和俞济时的七十四军,总共约有5万至6万人,由唐生智指挥。经过一定程度的抵抗后,计划转移到南京郊区的大别山和江西山区,为持久的抵抗做准备。

然而,当计划开始实施时,发现由于兵力少,完全无法占据南京城外紫金山等现有防御工事的阵地,兵力分布也不充分。结果,一方面临时决定增加部队人数,使从松湖战场退役的第88师、第87师和第36师以及此前损失较少的广东军第66和第80军叶兆布和邓龙光继续保持警戒。此外,所有部队都得到一定程度的补充,人员数量也有所增加。例如,宋锡联第三十六师撤到南京时,人数只有3000多人,但增加后人数增加到7000多人。这样,部队总数达到了11万人。

12月初,日军先头部队抵达南京郊区,在紫金山至明陵的第一线与国民军取得联系,开始激烈战斗。在早期,国家军队能够支持它。八日之后,它从外围阵地撤退到南京的附属阵地,依靠南京城墙继续与日军激烈战斗。但是到了12日,日军突破了国民军太阳梁元师第88师和第74师的阵地。孙梁元率领剩余的2000名士兵从下关向北逃到河对岸。根据驻扎在益江门的第三十六师和宋锡联的建议,他们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战斗。但此时,日本军队已经突破中华门,继续扩张领土。国家军队的所有阵地都被动摇了。

下午四点钟,日军从芜湖和宣城向北迂回南京后方路线的消息传到了南京。唐生智召集了一次指战员和教师的会议。他只用了20分钟就决定突破包围圈。他给了陆军参谋长一个预先突围的油印命令,并规定了部队突围的方向、路线和集结区。在返回部队传达命令后,国家军队的首领没有立即集结部队突破包围圈。相反,他们离开了部队,自己去了。只有少数人,包括74岁的广东军团长邱维达,集结了部队,开始有计划地突围。然而,中央军都赶到义江门,逃离下关,渡河北上。成千上万的军队不得不逃离这里,造成严重的拥挤和踩踏,因此一些过去表现良好的军官没有死在原地,而是被踩死。

当他们到达河边时,卫戍部队指挥官的总部为了防止任何部队逃离战场并偷偷溜走,已经将河上的渡船和民船开到河上游预先控制他们。结果,部队分散地逃到河边,找不到任何船只过河。第一批部队也可以拆掉民房的门板,或者砍倒附近的树木,绑好木筏过河。后来的部队除了想出一些随机的方法展示他们的魔法力量外,什么也找不到。在渡河的过程中,由于这些混乱,自制的木筏失去了动力,河水流速很快,所以它只能沿着河流漂流,无论它走到哪里。大多数幸存者后来回忆说,当他们一起渡河时,七八个人甚至十几个人一起登上木筏,但是当他们渡河时,翻了船后就分开了,没有消息。

此外,当国民军部队混乱无序渡河时,由于完全失去了组织系统和指挥,他们都扔掉武器逃跑了,而日军此时已经突破江宁要塞,用机枪和快艇记忆向河中射击,开枪淹死的人数不计其数。此外,国民军此时没有空中力量,所以日军也用飞机扫射河,并在河的北部巡逻和扫射,造成大量伤亡。渡河后,所有部队都被收编整风,只留下剩余部队的12/3,其中大部分牺牲了。一些没有时间逃跑的士兵只能换上普通人的衣服,藏起来,然后逃跑。比如邱清泉和廖耀祥,就是这样逃出南京的。

南京保卫战后的突围与松湖战役后的撤退是一样的。这是一场没有计划和组织的溃败。所有部队的军官都先逃跑了,下面部队的基层官兵也随机跑了。虽然有些部队最初是有组织的,但当他们经过江门时,由于人群拥挤,有组织的部队分散了。当他们经过江门时,除了他们自己的逃亡之外,没有人能找到任何人。事实上,当时虽然日军已经包抄了国民军的后方,但毕竟日军兵力有限,包围线不能太近。仍然有缺口需要钻。如果国家军队能有组织地撤退并互相掩护,它就能有组织地突围,伤亡会小得多。


上一篇:快讯:*ST盈方涨停 报于2.47元


下一篇:伊朗拳王昆仑决“柳腿披挂”砸场子?中国硬汉重拳暴打完胜对手